羽生大佬的黄熊精

Yuzuru是我的光

【铁虫】kiss and cry(4)

标题之前没有写,我的锅…我补上。

花滑AU,教练铁x青年组选手虫,HE,ooc预警。






"怎么样,Pepper,Peter今天训练还顺利吧?"Tony在通往办公室的路上遇见了Pepper。


"我不得不说,他是个好孩子。他进步了,平日里训练也很刻苦。有时候甚至可以帮我带带年纪小的学生。孩子们都很喜欢这个大哥哥。"Pepper笑了笑。


"那是自然,我Tony Stark亲自带出的学生,没有不优秀的道理。"Tony有些得意。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停止自恋。"又来了。Pepper有些无奈。


"我并不同意你的说法。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随便你吧。那孩子来了,你们聊吧。"




刚刚结束训练的Peter拿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低头走着。


"Hey,Kid."


"Mr Stark!"


少年声音中的欣喜像是要溢出来,清脆的嗓音回荡在整个走廊上,像刚刚打开的汽泡水,在夏日的空气中裂开。


他向着他的先生奔去,一时间忘记了脚上还穿着冰鞋,一个踉跄,就向地面扑去。


在他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之前,Tony眼疾手快地一把扶住了自家Kid。


"你已经不小了,别总冒冒失失的。你真该庆幸这里没有别人。否则你一定会被人笑话的。"检查过Peter浑身上下,确定他没有受伤后,Tony皱眉训到。


"Sorry,Mr Stark.我只是见到你有些兴奋。"




"别那么激动,Mr Parker.我们只是2个小时没有见面而已,不用如此思念我以及于你没法控制自己的腿。我可不是你的保姆,不保证每次我都会扶住你。下不为例。"


"抱歉,Mr Stark.我会注意的。"少年挠了挠头。


"还有,别总说抱歉。"


"知道了,我会记住的。"Peter认真地点点头。


"听话就是Daddy的好孩子。"Tony抬起手揉了揉Peter的小卷毛。"我想占用Mr Parker一点时间,一起去吃个午饭,不知道你是否介意呢?"Tony向自己的学生发出了邀请。


"你知道,没人能拒绝Tony Stark。"回答他的是年轻人愉快的笑。




"要来点吗?新的口味。"男人手掌一个甜甜圈,问道。


"谢谢您,Mr Stark.但还是⋯不了⋯您知道……在新赛季开始之前,我必须注意一些。Peter抱歉地笑笑。


"你能自律我很欣慰,但事实上你可以不用这么紧张。我当年可从来没有这么在意过控制体重。发育关什么的⋯是小女孩才会担心的事情。"Tony挑了挑眉。


"对了kid,你的新赛季节目打算选什么音乐?有想法了吗?"


"我⋯我不确定。能给我一点建议吗,Mr Stark?"


"从你十岁开始我就不干涉你的选曲了。青少年需要自由。你考虑好之后通知我就可以,不用征得我同意。"


"可这是我在青年组最后一个赛季了。我想尽力做得完美一些。"


"放轻松Kid,这不是什么难题。下午我会去陪你一起训练,打起精神来小子。"


"真的!Mr Stark你是说真的吗?太棒了!"Peter又差点激动地跳起来。要知道,自从进入青年组后,Toyn就不像小时候一样天天带着他训练了。


"成熟一点,你再有一个赛季就可以升入成年组比赛了,不能再像个小朋友一样一惊一乍的。下午冰场见吧。"




也许Tony Stark的到来让年轻的选手有些过于激动和紧张了。下午的训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在连续起空了三次四周跳后,Peter有些沮丧。


这真是太难了,他想。


幸运的是,挡板边上坐着他的教练—前世界冠军Tony Stark。


"来,让我看看我们的小冠军遇到什么难题了。"


冠军教练踩着冰刀,滑到了他的身后。


锋利的刀刃划过冰面的沙沙声忽然间变得十分清晰。


男人没有戴手套,他带有一层薄茧的手扶了少年的双臂。


"重心左移,左后内刃保持平衡,注意身体轴心,把握好时机,身体收紧⋯⋯能明白吗?"


年轻选手呼吸一滞。


太近了。Peter想。


他已经不太记得上次离他的教练先生这么近是什么时候了。


"Peter,回答我。"Toyn微微皱了皱眉。


"明⋯明白!"


被提醒的Peter赶忙把注意力从Mr Stark身上的雏菊花香那里转移到了困扰了他一下午的四周跳上。


"0k.one more time ,kid."


加速滑行,确认轴心,准备起跳,把握时机,三、二、一⋯⋯


周围的一切变成了高速旋转下的残影,双脚腾空的感觉恍然让年轻人觉得自己已经摆脱了重力⋯⋯


啪。




"Mr Stark!我做到了!我做到了!"Peter兴奋地像要从冰上一跃而起。


"Good boy."Toyn Stark勾了勾嘴角。




"今天表现不错,或许我可以给你放个假。作为奖励,你不用像平时一样大半夜的来冰场给自己加练。"


"我以为我加练的事情你不知道的,Mr Stark!"Peter有些吃惊。这是他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他也记不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没想到斯塔克先生会关心自己的小习惯。


"这是我的冰场,你是我的学生,你认为我会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吗?当然,我没有禁止你这么做的意思,我只是⋯不希望你太过于疲惫。周末你的婶婶要是见到一个顶着黑眼圈回家的你,天知道她会不会去告我虐待青少年。"标准的Stak示别扭关心。


"事实上,我一点也不累。"青少年说着还挺直了脊背,像是急于证明自己的活力。


"Fine,青少年充沛的精力。我不去干涉你的计划。你把握好分寸就行⋯等等,那是什么?"他指了指Peter的冰鞋。


"你是说这个?"Peter大大方方地拿出了自己的冰鞋,指着侧面贴着的Q版Tony Stark贴纸。


"Oh,god.我以为那是小女孩们才有的爱好,没想到,你居然也对这个有兴趣。Mr Parker,你可真是⋯深藏不露。"Tony艰难地说出了一个他认为合适的词。


"嘿,那可是我最爱的一套你的节目!看,还有这个—《iron man 》!"


下一秒钟,Peter就从储物柜里又掏出一个面带微笑的萌版Tony Stark玩偶。


Tony眯了眯眼睛,没错,这个小玩意儿身上还穿着自己参加冬奥会那一年的costume 。


"对,就是这个你最喜欢的节目,让那群老朋友们叫了我好多年"铁罐头"。小子,别让我笑你幼稚。你还有什么宝贝,为什么我以前不知道?"


"我⋯我这里的东西不少,大部分都是关于你的⋯⋯"Peter说着又去掏柜子里的东西,却一不小心碰掉了一个信封。


"这是什么?"Tony抢先一步拿到了那个信封。


信封看上去有些年头了,有些泛黄褪色,但却没有灰尘。


"Mr Stark!别⋯别看那个!拜托⋯No!"Peter急得伸手去抢,可惜终究还是比自己的教练慢了一步。


"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家伙有什么东西是我不能看的。"Tony从没有封口的信封里抽出了一沓照片。


"啊哈,Mr Parker,看来你对我的崇拜真的是超乎想象。"


照片上一头棕色卷发的小男孩显然是小版的Peter Parker。小小的Peter穿着仿制的"iron man"costume ,似乎在试图模仿自己的偶像。


可怜的青少年似乎已经放弃了挣扎,他两手搓着衣角站在一边,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


Tony忍不住笑了笑,又仔细端详了一番手中的照片。照片背面被细心地标上了日期。Tony粗略地算了算,那个时候这孩子也不过五岁左右。


"Well,看在你这么喜欢我,又是唯一一个我亲自带的学生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版权问题。放轻松,年轻人。以后别再穿这些粗制的冒牌货了。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穿穿那件正版。"


说完,他不顾楞在那里一脸错愕茫然的Peter,潇洒地离开了更衣室。















kiss and cry(3)




Peter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进组那个时候。


May再三叮嘱后把他留在了Stark on Ice。名叫Jarvis的先生不怎么爱说话。往学生宿舍走的路上小Peter一直想同他搭话,可他只是出于礼貌的应付几个词,似乎并不打算和他聊天。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小Peter的兴致。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并不是把什么事都放在心上的。他实在是过于兴奋了。他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步!他兴奋地在房间的床上打了个滚。



总之,Peter parker在Stark on Ice的生活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开始了。一开始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能够被Tony Stark亲自指导的那个幸运儿。事实上,直到试训结束的那一天,他才知道自己的教练不是好脾气的助教Hqppy ,也不是曾经的世界冠军Potts小姐,而是Mr Stark本人。在此之前,他一直保持着以前的良好习惯,每天第一个到冰场训练,再最后一个离开。


当然,他到现在也不知道,每次他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冰场上训练,一次次摔倒又爬起来的时候,那个男人一直站在远处,给他全部的目光。


转眼,他来Stark on Ice已经第八个年头了。




"Mr Parker,我并不认为在训练中出神是个好的习惯。

老男人皱了皱眉,他的kid今天似乎并不是很专心。Peter Parker已经愣在冰场中央好几分钟了。他倒底在想什么?瞧瞧那傻兮兮的笑。莫不是……在想某个小女生?Tony被自己这个设想吓了一跳。要知道,思春青少年可谓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物种。记得之前Pepper组里的一个小女孩翘掉了早上的训练去和小男友约会,把那位女士气得够呛。"老父亲"显然不希望自家kid过早地考虑不该考虑的事情。这个小鬼搞什么名堂?


"Sorry,Mr Stark ."自家教练的警告把少年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赶忙又投入到练习中去。


Tony手肘撑在挡板上,望着少年的背景陷入了沉思。


几年前初来乍到的小男孩已经长成了意气风发的青少年,曾经稚嫩的脸颊已经显露出年轻人的英俊。当年只到自己腰高的身材在已经同自己一般高了。黑色紧身训练勾勒出肌肉线条。因为运动的关系,脸颊浮起一丝微红,棕色卷发微微沾湿,贴在额头上。怎么看怎么像是少女的理想梦中情人。

Oh,god.我倒底在想些什么。

斯塔克校长欣慰的同时又有一丝无奈。


"Hey,Tony,在想什么。"Pepper 从后走上来,拍了拍他的肩。

"没什么,监督小朋友训练而已。"Tony从档板上直起身子。

"他可不是小朋友了。你亲爱的kid再过几个月满了十五岁就可以升入成年组了。"Pepper看了一眼场上的大男孩,他刚刚漂亮地完成了一个旋转,眼中流露出一丝难以掩藏的喜悦。

"算了吧,他还不过是个未成年。"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他,Tony。"

“当然,他是我亲自挑选出来的。我在他身上花费了不少工夫。你看看他的跳跃资态,这可是我亲自指导的。不像有些家伙,做起跳跃来就像一块拧紧的抹布。"Tony毫不客气地说。

"哦,我得走了。Happy今天有些事情要忙,他托我帮他代一节滑行课。"Pepper转身离开。


"集合了,孩子们。"


她看着站在队伍最前面的Peter,15岁的少年稚气未脱,但已初露锋芒。举手投足间隐隐有Tony当年的风范。


真的不愧是那个铁罐带出来的孩子。她笑了笑。


"Peter,你来做个示范。"


"好的,Ms Potts."

【铁虫】kiss and cry (2)








锋利的刀刃划过洁白冰面,留下一道完美的弥线。男孩的身体有着孩童独有的轻盈,却又在滑行中不经意地彰显了远超同龄人的力量。




在目睹了Peter完成了最后一个漂亮的跳跃动作后,Tony陷入了沉思。


毫无疑问,男孩的表演入了他的眼。


尽管举手投足间还稍显青涩,但上帝啊他才多大!他还小,即使Tony再严厉,也不会对送么小的孩子太过苛刻。说实话,他的表现已经出乎自己的意料。此时,Tony开始认真地考虑起了"在Team Stark的学生名单上再加一个人"这件事。


但他可不能让小家伙看出来自己已经十拿九稳了,那太轻松了。


于是,斯塔克校长收起了脸上满意的表情,立在档板边上,望了男孩一眼。


男孩的小脸蛋因为剧烈运动染上了一抹红,此刻结束表演的他按耐不住兴奋地扑向档板边的婶婶,和那美丽的女士击了个掌。显然,他对自己没有失误的表现十分满意,还未来得及完全长开的眉眼间写满了喜悦。闪烁着光芒的大眼睛还不忘时不时撇一下Tony的方向,企图通过表情识别出他对自己的看法。


哦,他太小了,还是个无法掩饰自己内心的小家伙。




"Nice work,kid。"


Tony走上前,拍了拍男孩的肩膀。


年长者的鼓励让Peter感到了成倍的快乐,他抬头仰望着自己的偶像,清晰地看见那焦糖色的瞳孔里眏着自己的影子。


Tony Stark在Peter面前蹲了下来。


"我希望明天早上训练的时候能在这里看到你。"


"先生,您的意思是⋯"Peter有些不敢相信。


"我认为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Tony冲他眨眨眼。


"Oh,May,我做到了!"


Peter兴奋地扑进了May的怀里。


Tony强忍着一抹笑意压下嘴角的弧度,他可不能让小家伙得意忘形。


"别高兴得太早,只是有了试训资格而已,能不能留下来,还得靠你自己。"


"这位是Javris,你可以跟着他,去看看你的住处。"Tony向Peter介绍了一旁那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还有",他顿了顿,"这是你的储物柜钥匙,Kid。"


男孩握紧了掌心那个冰凉的金属物件。




"Thank you,Mr.Stark."


清脆嗓音喊出的称呼让Tony转身离开的脚步顿了顿,他暗自笑笑,继续向前走去,不出所料地听见了身后传来的细小脚步声。








"这是我能帮你找到的他的资料。"Happy把一叠纸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Tony随手翻了翻,是Peter的个人信息,加杂着一些他从小参加比赛的获奖信息。


"怎么说⋯就成绩而言,还算个可造之材。"


"我说过的,你会喜欢他的。"坐在桌子另一端翘着二郎腿的Natasha露出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样子。


"Fine,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打算亲自带他。"Tony耸了耸肩。


"我拜托你认真一点,Tony。我之前可没听说过你亲自带过哪个学生。我交给你的是个好孩子,别拿他开玩笑。"Natasha皱了皱眉,她认准了Tony会喜欢这个孩子,但没想到他会这么看重他。


"怎么,是你亲自把他送到我这里的,现在又反悔了?"


"反悔不是我的风格,你知道的。我只是⋯"


"Ok,罗曼诺夫女士,我代表整个Stark on Ice向你保证,你的小朋友⋯不,现在严格来说是我的小朋友,他会在这里接受最好的训练。你放心,等他成为世界冠军的时候,我会让他在媒体面前向你表示感谢的。"Tony打断了她。


"好吧。"Natasha翻了个白眼。"我先走了。要知道,不只有你一个人需要教小孩子的。我得马上回去。你知道,Banner那个大块头根本管不住那群小鬼。我必须要确保他们不会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拆了我的冰场。回见。"

"bye,替我向你的大块头问好。"

【 铁虫】kiss and cry

花样滑冰AU,教练铁X青年组选手虫,ooc预警,大量私设预警,对花滑毫无了解可放心食用,甜文保证。



"Hey,孩子们,打起精神来!"

"Anna,这样不行,软绵绵的像只可怜的小猫咪,拿出你的力量来!"

"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记住,把手抬起来!"

⋯⋯

old man 穿着一身过分惹眼的西装,甚至夸张地戴了副钴蓝色墨镜。他一边大摇大摆地走进冰场,一边不时指指点点。

今天星期五。是Stark On Ice—全美最好的花滑学校的校长Tony Stark亲自来监督他可爱的学生们训练的日子。


前世界冠军Tony Statk 于六年前正式宣布退役,并在结束他辉煌的职业生涯后,火速开办了一所花滑学校,成为了"斯塔克校长"。无数怀揣梦想的孩子们慕名而来,想要有朝一日正式成为Team Stark的一员。

"Hey,Tony!有些日子没见你了。最近如何?"一位身材高挑的红发女士踩着高跟鞋,带着一股浓烈的香水味走进了冰场。她带着明媚的笑容,向老朋友问候。

此时校长先生正在教训偷懒的John,红发女士此时如同救世主降临,把可怜的男孩从他严厉的校长手中解救出来。

"罗曼诺夫女士,让我猜猜,是什么事让你不得不大驾光临来找我这个退休老男单。又有浣熊跑进了你冰场的制冷系统,让整片冰场变得像支化掉的冰淇淋,还是Banner又想借我的学生去参加公演?"Tony拉下墨镜,抒展开紧皱的眉头,回以同样的微笑。尽管那只会让人想在他鼻子上来一拳。

"哦老天,你真应该去看看医生!"她翻了个白眼。"你的记忆力真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差。我真的不希望未来有一天在新闻上看到托尼·斯塔克得了阿尔兹海默症。Banner不缺人手,冰场里也没有浣熊。是你,Tony。我给你介绍了一个学生。"

"记性不大好”的托尼·斯塔克仔细回忆了两秒钟,依稀记得似乎有这样一件事。

"短训?谢谢你Nat。但我很抱歉,我恐怕⋯⋯你看看,这些小家伙们快把我的冰场填满了⋯"

"够了托尼!"Natasa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看来你完全没有记住⋯实际上,并不是什么该死的短训。那孩子原来是我的学生,我打算把他交给你。相信我,你会喜欢他的。他可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学生。并且,他真的太可爱了。"

"说真的,既然他是这么一个完美的小朋友,你为什么不把他留在你那里?"Tony挑了挑眉。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Natasa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那个孩子什么都好,只是有一点小毛病⋯眼光太差了!说真的,Tony,之前我一直都不相信有小朋友是你的小粉丝。直到⋯哦,我在那孩子的储物柜里发现了有关你的画。"Natasa说到这里,忍不住笑出了声。"Tony,机你真应该看看他的画。这个可爱的小家伙!"

"这位女士,首先,我要说明一下,我的确有很多粉丝,孩子们也都很喜欢我,这没什么好惊讶的。不要摆出那副表情,我对自己的个人魅力十分自信。其次,希望你口中的小家伙真的那么可爱。"他把墨镜彻底摘了下来。

"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他和他婶婶马上就会过来这里。相信我,他可是个很棒的男孩子,不会令你失望的。"

 "但愿如此。"


"Tony,有位女士带着个孩子在门口,说是来找你的。"助教Happy·Hogon推门走了进来。

"正好,走吧,去迎接我们的小朋友!"女士甩了甩一头红发,走向大门。

"嘿,我可没决定收下他做学生!"Tony·Stark跟了上去。

Peter Parker一生也无法忘记那一天。

这样说似乎有那么一点点过分,毕竟他那个时候只有7岁。对于一个7岁的小男孩来说,’’一生’’这样宏大的词汇未免有些太夸张了。如果就这样妄下定论,实在是有些草率。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看似普通的一天的确对他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至少现在他还对那一天念念不忘。Tony Stark如果知道这件事的话,一定会嘲笑他一整天。Peter敢肯定那个老男人会这么做。嘿,他才不会承认自己其实也牢牢记这那一天呢!这做法一点也不Stark。但Peter一点也不想他计较。要知道,他可是Tony Stark,那个绰号叫铁罐的男人!他是Peter从小到大的偶像。

那天的天气就像孩子们爱读的童话故事里所描绘的一样,晴空万里,艳阳高照。小Peter Parker 和他亲爱的婶婶May一起站在 Stark On Ice的冰场门前。男孩的小脑门上覆了薄薄一层汗水,像是清晨花瓣上的露珠。

‘‘ 亲爱的,放轻松点,别紧张。’’May温柔地擦了擦侄子头上的汗水,安慰了一下正在不停搓着衣角的小Peter。

‘‘我。。。。。。我只是太兴奋了。我真不敢相信,我可以来这里试训了!我不是在做梦吧!’’

 

‘‘Tony Stark向你保证,你所经历的一切绝不是梦,kid.’’

Peter抬头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Tony Stark从高高的台阶上走下来,正午的阳光给这个本就光芒万丈的男人又镀上一层金光。这让Peter很不争气地出了神。平日里总是叽叽喳喳的小孩子此时一声也不吭,只是握紧了婶婶的手,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这不怪他。对任何人来说,

这一切都被Tony看在眼里。他不得不承认,Natasha说的没错,这个小孩子还真的有那么一点点可爱。但是,可爱并不能代表一切。在赛场上,对手并不会因为你可爱就把冠军让给你。他Tony Stark可不需要一个除了可爱一无是处的学生。Stark on Ice 不缺吉祥物。

‘‘告诉我你的名字,小家伙。’’他微微俯下身。

‘‘Peter,PeterParker,sir.’’他小声回答。同时向Tony身边靠了靠。

‘‘是个不错的名字。’’斯塔克校长点点头。

‘‘先生,您会收下我的,对吗?’’男孩小心地问。

‘‘那要看你的表现。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来这里。’‘

‘‘我会努力的,先生。’‘

‘‘非常好。跟我来,kid.’’

Peter兴奋地丢开婶婶的手,小跑着跟了上去。

女士无奈地摇了摇头,和Natasha一起跟了上去。


24岁的羽生结弦选手,请幸福。

幸苦了,谢谢。

芬兰,一个与纪录不可分割的地方。

106.69!!!第十三次打破世界纪录!还有谁!还有谁!(我⋯我我已经疯了)

【源鹅】记梗

考完政史坐在考场上的脑洞⋯趁出成绩前把它记下来。

大白鹅自从17WC开始就一直在等一个人

但是鹅自己不知道自己在等谁,只是一直执着地等着。

然后冥冥之中鹅又回到了芬兰,终于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



我在等一个人,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道他的样貌,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但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一定会的。


"你好,我是Origin。日后,还请多多指教。"



(芬兰站开始前祝Yuzu一切顺利,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九疯】首尾限定

大概是辆假车……
卡了半天,依然没有什么名堂⋯
凑合看吧。捂脸逃走⋯@新…新鲜辣鸡 这位小可爱要的梗。

"我有一个梦想,就是和他一起享受胜利。"—HL
HL依然记得那个春天,赫尔辛基有些湿润的空气。
人山人海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只是,视线越过重重人群,却没看到那个少年。
走疯不见了。
这是HL从领奖台上下来的时候才意识到的。
没了他的陪伴,一切都变得不真切起来。灯光有些刺眼,让HL有点不舒服。他第一次觉得颁奖仪式那么漫长。
他去了哪里呢?
一切都结束时已是深夜了。没有惊动任何人,HL决定一个人去找他。
走在陌生的街道上,夜晚的风带来阵阵寒意,HL不禁拢了拢衣领。
天凉,我的疯宝,快跟我回去。
这么想着,又加快了脚步。
他想要快点找到他。他也知道他为什么躲起来。

"对不起。"
短节目结束后,走疯找到HL,揉揉微微发红的眼睛,对他说。
我搞砸了。走疯想。
尽管HL依然是那么温柔地安慰了他,他还是觉得心中有些愧疚。
如果不是我的话,九儿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HL总是能够逆风翻盘,弥补他的错误。
懊恼已经快把他淹没了,以致于直到HL破了纪录,他也没缓过来。
他应该怎么做呢?走上前祝贺他?和他分享喜悦?
可是,如果不是他,九儿也许能做得更好也说不定。
到底是他拖了后腿。
于是他决定一个人悄悄离开。

其实啊,我从未怪过他。HL这样想。
真是个傻小子。
他也不是一直都完美的。
大奖赛那次,多亏了疯疯呢。
这一个赛季下来,疯疯也辛苦了。
我要赶紧找到他。

终于,街角昏暗的路灯下,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走疯抱着肩,默默蹲在一旁,一声不响,真不像是赛场上那个万人迷一样的他。
HL看得一阵心疼,轻轻走上前去,蹲在他身边。
“我说,疯疯,你跑这里来干什么?快和我回去,大白鹅他们都在等你。"HL的语气像是在哄小孩子。
"九宝⋯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去和大白鹅一起去庆祝吗?"走疯抬起头,愣愣地望着HL,眼睛还有些发红。
"我的搭档都跑丢了,我还祝什么。"HL无奈地摇摇头,人抬手擦了擦走疯的眼睛。
"九宝⋯对⋯对不起,我⋯"
"别说对不起了,知道吗?"九儿轻轻地打断了他的话。
"疯疯,没有人怪你。你也帮过我,记得吗?我们永远是搭档,失败了就一起承担,获胜了就应该是两个人的胜利。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都不能分开。"
走疯抬头看着HL,湿漉漉的眼睛被风吹干了一点,直直看着HL。
"好了,快跟我回去。擦擦眼睛,你可是大帅哥,不能被人笑话啊。"HL笑笑,将走疯拉了起来。

路灯拉长了两人并肩的影子,照着他们走向路的尽头。

回到房间,HL关上门,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九宝⋯唉!九宝你干嘛⋯九宝!"
走疯还没反应过来,便被HL扑倒在床上了。他惊恐地瞪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谁叫你离家出走,没事倒处乱跑的。"
HL一边解走疯的拉链,一边无比认真地说。
他轻轻在走疯脖子上啃了一口,满满地感到怀里的搭档身子一僵。
"坏孩子要受到惩罚。"